欢迎来到中国玉都岫岩网

岫岩文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搭 讪

       作者:大宁散人

发布时间:2016-03-10

字号:[]

位于小城一隅的“小小”诊所,七点半刚开门,患者们就顶着隆冬的严寒陆续来就诊了。一老一小两个护士收款、配药、扎滴流,间或清扫卫生,忙得不亦乐乎。
   一个背着背包的大个子老男人走了进来,小护士热情地迎了上去:“大爷,您来了呀?女儿今天怎么没陪?”
  “孩子今天有事儿,晚一会儿能来!”
  “您先找个病床,我找一下昨天的药方,给您下药!”
  “好嘞!”大个子走进病床区,目光迅速的扫描了一圈,这屋一共三个患者,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盖着被躺在床上,扎着滴流的手因怕冷放在被子里,似乎入睡了,旁边陪伴着的是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男人,应该是她的儿子。一个是穿着时尚、粉脂气十足的年轻女孩,坐在病床上,左手扎着滴流,右手快速地用手机发着短信。他的目光定格在最后一个患者身上,这是一位看起来年龄比自己要小的老女人,梳着五号头,没人陪伴,穿着简朴,目光淡定,坐在病床上,一边扎着滴流,一边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演着《乡村爱情五》。
  看到五号头对面的病床空闲着,大个子径直走了过去,把包放到那张空闲的病床上,整理了一下棉袄,梗直了腰板,使自己显得更精神些。然后从包里拿出一部移动座机,放到身边!
  端着药的小护士走了过来,目光落到移动座机上:“电话还拿着哪!”
  “电话现在是我的伴儿呀,没有它,连个说话儿的都没有啦!”
  “呵,也是呀,孩子找你也方便!”
  护士给他扎上了滴流,他偏坐在病床上,看到对面的五号头把目光从自己身上掠过,他搭讪道:“你这也是感冒了吧!”
  “可不是,这次感冒面太宽了!”
  “今年一个冬天都不下雪,人不感冒才怪呢!”
  “天气预报说这一阵子还是没有雪!”五号头抱怨道!
  “你贵姓呀?”大个子的话题陡转,略显混浊的目光里有了些炯炯的神!
  “我姓赵!”
  “几个孩子呀?”五号头爽快的回答鼓励了大个子的谈兴,病患的萎靡似乎一扫而去!
  “两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孙女,还有两个媳妇!”五号头对自己的家庭“成果”有些骄傲和自豪!
  “儿子都是做什么的?”大个子没想到五号头对自己的话题一点也不抵触,聊兴更高了!
  “两个儿子都上班!”五号头的回答有些含混。
  “都在哪上班?”大个子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一个在甲局,一个在乙局。”谈到子女的工作,五号头的口气更自豪!
  “都不错呀,在乙局管哪摊?”似乎大个子对乙局比较熟悉!
  “他呀,在乡镇上班!”
  “在乡镇上班一般都是领导吧!”
  “他是一把手儿!”五号头的语气里自豪的成份更多了!
  “孩子们和你一起过吗?”大个子决意要把话题谈得深入下去!
  “过年时在一起过!”五号头打了一下哏,似乎觉得自己对这个回答有些不太得体,然后补充道:“平常各过各地!”
  “那你家一共几口人呀!”大个子的话里探究的成份明显多了。
  “八口人!”五号头的回答干脆利索!
  “八口人……”大个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小,嘴里念念有词的,似乎在计算着什么。“那你老伴是做什么的?”大个子似乎算明白了什么,但还是不甘心地想印证一下!
  “退休了闲着没事儿,他在丙局做守卫呢!”
  大个子聊兴顿无,仿佛猎猎燃烧的火上浇了一盆冷水。他微闭上眼睛,身体往下一沉,蹬掉脚上的鞋,半躺在病床上,刹时病态十足。五号头的眼睛依旧盯着电视机,《乡村爱情》系列故事虽然在东北农村找不到一点影子,可赵本山和他的高徒们依然在认认真真的演着。
  诊所里的人越来越多,咳嗽声,交谈声,打手机的声音,幼儿的哭泣声,交替响起。药液里的抗生素们、抗病毒药们在血液里与细菌们、病毒们的战斗正酣,虽然是无声的,可是相当激烈!
上一条:共享故事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