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玉都岫岩网

国石岫玉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岫岩满族

满族姓氏语言

发布时间:2017-01-16

字号:[]

    一、满族姓氏语言类 满族姓氏简介
    岫岩满族的祖籍多居长白山一带,跟随努尔哈赤、皇太极、福临,在八旗当差。初驻兴京(今新宾),后进驻盛京(今沈阳),再迁居北京,康熙年间拔还盛京,再拔来岫岩驻防。还有一部分原住乌拉(今吉林市),1678年(康熙十七年)经议政王大臣奏准,兵丁眷属万余人移驻盛京,编入各"牛录"(八旗的基层组织)当差,后又拔往各城,附入八旗,来至岫岩。
    姓氏,满语称"哈拉"。满族的姓氏历史悠久,共有697个。满族多以部落和所居住的地理环境特征为其姓氏,其姓氏为多音节。入关后由于受汉族文化的影响,逐渐将原来的多音节姓氏简化为单音节汉字姓氏。冠以汉字姓氏的多取原姓氏的第一个音节为姓。如原姓赫舍里氏改姓赫、何;富察氏改姓富、傅;佟佳氏改隆佟;马佳氏改姓马;奇德里氏改姓齐;乌扎拉氏改姓吴。有的取译音谐音为姓,如他塔拉切音为唐;瓜尔佳切音为关;栋鄂氏切音为董。有的取译意之音为姓,如易察汉译意为羊,谐音杨姓。也有的取译音为姓,如爱新译意为金,则以金为其姓。
   
    《白缎满文枕头顶》
    1、满族八旗姓氏及分布
    哨子河乡曹氏(索绰罗氏)。长白山五道沟人(安祭祀时供五个香碟,族人自行断定,并无其他依据。其他姓氏的几道沟之说,也同此)镶红旗,其京始祖(即在北京的始祖)松吾突,为一等轻车都尉。1644年(康熙三年)自北京拔入岫岩防御。曹氏行辈由排列为二十八字诗:"松舒坦哈满额春、文麟昌瑞玉珠珍、祥光景泰承华宝、德盛材奎凤图斌"。
    哨子河乡汪氏(完颜氏)。镶蓝旗,完颜部后裔。祖先曾在铁岭范河南居住。来岫后先择城南蓝旗营居住多年,后移居城东南陡沟子居住,又移居孤家子,最后落户于哨子河西蓝旗屯,子孙世居。自第八代行辈排二十字诗为:"舒毓逢盛世、振作兆天庭、国庆昭文运、延鸿景福长"。
    哨子乡白氏。正黄旗。京始祖崇厄力,为护军校。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驻防来岫岩。自第十二代行辈排二十字诗为"国锡恩承厚、家兴庆有余、平安生盛世、作善学古人"。
    哨子河乡赵氏。长白山四道沟人,正黄旗。初来落户在岫岩镇。
    大房身乡蔡氏(萨嘛喇氏)。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由北京拔至凤凰城驻防,镶蓝旗。
    红旗营子乡傅氏(富察氏)。长白山二道沟人,正红旗。始祖三泰为京都文职笔贴式。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拔驻开原,同年又拔往岫岩。自第八代起行辈二十字诗为:"文景德贵(瑞)延、绍兴继世长、承伯显耀作、肇起振春光"。
    哈达碑镇赵氏(伊尔根觉罗氏)。长白山六道沟人,镶黄旗。初来落户在雅河,又从雅河分到前营镇燕窝一支,庄河一支,哈达碑镇徐家堡子一支。徐家堡子一支是1748年(乾隆十三年)买地落户的。
    哈达碑镇满氏。白长山三道沟人,镶蓝旗。从长白山出山时弟兄五个,来岫岩两个,一支落户到哈达碑镇满家堡子,另一支落户到哈达碑镇沟汤。
    汤沟镇赫氏(赫舍里氏)。赫舍里氏因为族大分康、赫、张三姓。康姓为正黄旗,赫、张两婚为正白旗。自1877年(光绪三年)订下行辈排二十字诗为:"德承吉林贯崇荣、英明景令乐辅清、忠良维国家全志、世守纯贞保泰平"。
    偏岭镇关氏(瓜尔佳氏)。原居长白山西东北浑河。1651年(顺治八年)由北京拔至岫岩。1924年(民国十二年)冬,编行辈排十四字诗为:"双安永庆德增久、先世昌荣福临长"。
    杨家堡镇杨氏(易穆查氏)。辽东旧族,渤海国后裔,正黄旗。三世祖黑色携侄子黄行来岫岩,住在县城西门里道北。
    杨家堡镇齐氏(易塔喇氏)。齐氏祖居北京巴颜洛豆籽胡同,镶白旗。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拔岫岩驻防,来三大支。行辈排四十字诗为:"○○永○○、保恩常贵庆、○○英奎景、祥振广运恒、○端有吉肇、鹏兴万事隆、○惠忠臣喜、进仁国安平"(○为谱书上字迹辨认不清)。
    兴隆镇赵氏(伊尔根觉罗氏)。正黄旗。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驻防来岫岩,择大、小虎岭而居。自第十一世行辈二十字诗为:"致仁作祥运、云和景毓隆、学清俊锡庆、天泰启文明"。
    兴隆镇赵氏。先人多尔衮。有一支到开原,又从开原来岫。
    兴隆镇费氏。长白山二道沟人。镶黄旗、镶红旗说法不一。始祖巴力虎先到了热河,雍正年间来岫岩,占地娘娘沟。
    兴隆镇田氏。祖居长白山都市口,正黄旗。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来到岫岩,落在娘娘城;1784年(乾隆四十九年)买费错土地,落在兴隆娘娘沟。
    苏子沟镇王氏。镶苏旗。二世祖平突由京拔入岫岩,充当甲兵。生子六人。长子安索住,居城南仙人嘴子。次子阿林太,居城北黄旗沟东街。三子阿三太,居城北黄旗沟后房子坟茔等处。四子朱林太,居城北兴隆沟处,后移居远方,无从稽考。五子吾兰泰,居城北黄旗沟西街。六子宁古太,居城南仙人嘴子小河南边。自京始祖行辈排三十字诗为:"达平太阿那、士德魁贵升、成润椿勋桂、铭清树焕坤、锡泉梅炳垲、均溥荣培"。
    岫岩镇唐氏(他塔喇氏)。长白山八木地人,正蓝旗。其先祖世袭五品,敕封云骑尉,京始祖居住在北京盔甲厂,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拔岫岩驻防。
    朝阳乡吴氏。长白山二道沟人,镶黄旗。自第十代行辈二十字诗为:"国庚文明世、佩光富贵荣、崇兴秉正、永庆和显同"。
    朝阳乡鲁氏。长白山三道沟人,正白旗。
    岭沟乡赵氏。长白长五道沟人,正黄旗。一支在北京,一支来岫岩。自民国年间行辈排二十字诗为:"福临庆玉广、德富山城多、文武双连贵、吉祥永志和"。
    新甸镇石氏(石马拉氏)。镶蓝旗。因拔兵驻防岫岩。行辈排四十字诗为:"那花跃金永、玉金宝连成、丕生日景运、富贵大文明、广福共长有、魁中得之荣、尚林正可庆、吉兆有光庭"。
    新甸镇白氏(那塔喇氏)。祖居长白山二道沟。
    雅河乡洪氏。正蓝旗。京始祖洪雅居住在北京紫竹林胡同。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来岫岩驻防。初住城南三十里南岔沟的荞麦沟,后移居洪家堡子。
    雅河乡巴氏(阿尔巴氏)。正蓝旗。
    红旗营子乡于氏(巴颜氏)。正白旗,长白山三道沟人。先祖随努尔哈赤、皇太极征战而京,于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辞官带领族人来岫。早先居住在兴隆,取地名巴颜克拉屯(今地名不可考)。后来族人大部迁往红旗营子,定居于家堡。
    红旗营子罗氏(富察氏)。正白旗。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由京城拔兵岫岩驻防。自第八辈二十字诗为:"文景安钟毓、恒成锡国良、善存应贵水、德广世绍长"。
    红旗营子乡关氏(瓜尔佳氏)。长白山六道沟人,镶黄旗。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落户哈达碑徐家堡。行辈排16字诗为:"世成永常、威德益康、名英久爽、源远隆昌"。
    大营镇何氏。长白山头道沟人,正蓝旗。
    大营镇温氏。长白山七道沟人,正蓝旗。
    龙潭镇白氏(齐义氏)。长白山二道沟人,正白旗。
    汤沟镇沈氏(爱新觉罗氏)。镶黄旗,长白山四道沟人,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先落户于东大营子,后移居汤沟东虎沟(今东兴村)。行辈排10字诗为:"世志万凤德、吉庆福常春"。
    哈达啤镇张氏。长白山二道沟人,镶红旗。京始祖在北京有一四面井,来岫岩后也建一四面井。
    前营镇傅氏。长白山五道沟人,镶黄旗。
    前营镇佟氏。长白山五道沟人,正白旗。
    前营镇闻氏。正白旗。来岫先落户仙人嘴,后移居闻家沟。
    蒙古八旗姓氏及分布
    蒙古八旗多为归附满族的蒙古人,康熙年间拔往盛京,后来拔往岫岩。他们有:哈达碑镇李氏(李雅拉氏)。蒙古镶红旗。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来岫岩。先在奇凤峪落脚(即现今哈达碑镇徐家堡村九龙村民组)。后代长子适到汤池,次子、三子迁到李家堡一带。自第七、八代行辈排二十字诗为:"云广承洪德、文林佐国良、本源多福实禄、兰桂永吉祥"。
    哈达碑镇谢氏(萨拉氏)。蒙古镶蓝旗。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来到岫岩,两支留在偏岭,一支到谢家堡子。行辈十五字诗为:"阿坤成祥普、忠文延世勇、玉德庆春长"。
    前营子镇张氏(治良匡氏)。嫡系蒙族。镶黄旗。十三世祖伯尔格,通汉文,娴武技,1741年(乾隆六年)任岫岩防御使来岫岩。
    此外还有汤沟镇卜氏,正黄旗;苏子沟镇何氏,镶红旗;大营镇黄氏;朝阳乡鄂氏、包氏、勤氏等。
   
    《奉天诰命》
    2、汉军八旗姓氏及分布
    汉人入旗籍者组成汉军八旗。其来原来一为明代土著居民,先入盛京旗籍;二为1651年(顺治八年)和1726年(雍正四年)岫岩开垦,准许外地迁入的汉族人报名领地入旗当差;三为三藩之乱被平定后,迁入的俘虏。据说这些俘虏先由云南拨至山西小云南(为纪念自己是云南人,将在山西的居住地命名为小云南),又从山西小云南到山东,再从山东转徙回来。
    汉军八旗,较为集中的有哨子河乡,聚居着张、邓、杨、刘四个大家族。还有黄花甸镇、三家子镇、牧牛乡的刘氏。
    3、巴尔虎蒙古姓氏
    清代分八旗,岫岩却多 巴尔虎旗,而成九旗,此事引起很多人注意。其实巴尔虎本附属正黄旗,为蒙古人,在1692年(康熙三十一年)奉旨适入岫岩,因独立立署,而称为巴尔虎旗。
    岫岩属巴尔虎旗的姓氏有寇氏、白氏、石氏等。
    4、其它满族姓氏及分布
    岫岩还有许多满族家族在资料上没有记载属于族八旗还是蒙西八旗、汉军八旗。但大部分应为满族八旗。
    红旗营子乡唐氏。正红旗,长白山五道沟人。康熙年间来岫,至今已10代以上。
    苏子沟镇戴氏。镶白旗,原长白山二道沟人。始祖代敏,二世祖宝柱,三世祖色登阿,下传12代以上。
    苏子沟镇齐氏。镶黄旗,长白山二道沟人。始祖穆常阿,二世祖者库纳,三世祖五林太、四世祖全保,全保生4子,传至今13代以上。此地齐姓与朝阳乡方家沟村齐家堡齐姓为同宗。
    苏子沟镇关氏。正白旗,原长白山苏完部。于清太宗年间到盛京,后到,凤城驻防,落居古龙山,后来岫岩,下传12代以上。
    苏子沟镇马氏。镶黄旗,长白山三道沟人。始祖达尔当阿,下传12代以上,除苏子沟一支外,大营子火石岭还有一支。
    苏子沟镇关氏。镶红旗,长白山三道沟人。祖上朱成阿,顺治年间来岫岩当差。朱成阿这子关世军落居苏子沟蔡家隈。另有一支居成西和大营子横山村关家堡子。
    苏子沟镇蔡氏。正黄旗,长白山四道沟人。祖上八兴市布来岫。
    哈达碑镇何氏。镶黄旗。其兄弟4人于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随军来岫,定居哈达碑等地。
    石灰窑镇赵氏。镶黄旗,原籍长白山六道沟。后迁居北京,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由北京草帽胡同迁居岫岩。来岫自始祖赵常明迄今17代以上。
    石灰窑镇佟氏。正黄旗,始祖原籍长白山七道沟。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来岫居住,来岫始祖朱兰泰,至今已13代以上。
    石灰窑镇丁氏。镶红旗,原长白山头道沟人。由长白山迁居盛京,再到北京,再由北京迁至岫岩。
    石灰窑镇徐氏。镶红旗,始祖原居北京西冀门岩屯,三世祖破脸于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来岫驻防。
    二、满族姓氏语言类 满族语言简介
    1、满语源流
    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古老的女真人,通过不断地与周边各民族融合,最终在十七世纪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满族,满语也随之从女真语演化而来。满语在其形成过程中受到了蒙语、汉语等其他民族语言的影响。
    2、满语语系
    满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历史学家和历史比较语言学家都认为,使用阿尔泰语系各种语言的人民,早期都源于中国的北方。我国学者一般认为满-通古斯语族共有12种语言,主要分布在中国、俄罗斯和蒙古。中国有满语、锡伯语、赫哲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女真语6种。 满语亦称"清语""国语",辅音有25个,其中3个只用于拼写汉语借词。元音有6个,无长短之分,有复元音。有元音和谐律,但不很严整,有语音同化现象。具有粘着语的特点。基本语序为主语在前,宾语居中,谓语在后。虚词较丰富,可灵活表达语法意义。名词有格,指人名词有数的变化。动词有时、态、体、式、形动和副动等形态变化。是一种表达意义丰富,形式多彩的语言。 满语不容置疑是源于女真语,但是满语并不是女真语,它是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而成的一种新语言。
   
    《洪氏谱书》
    3、满文的创制和改进
    (1)满文创制的背景:长久以来,女真人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一直到努尔哈赤时,仍然是借用蒙文和汉文。女真人讲女真语,写蒙古文,这十分不利于政令的通行,特别是战争时期,常常贻误战机。女真人语言和文字的矛盾极大地限制了努尔哈赤的统一大业,远远满足不了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 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开始了对原本不相统属又各自为政的女真各部落的统一大业,1587年建立起了一个新的政权。 政权建立之后,努尔哈赤的内外联系更为频繁。内外发布政令、布告,记录各项公务事宜等,没有自己的文字,而事事都需借助蒙古文来完成,这不仅给新政权带来诸多不便,尤其是因为缺少众多懂蒙文的人使得上下难于沟通,这就严重地阻碍了新政权的发展。客观形势的需要,迫使努尔哈赤新政权急需一种与满语相配合的文字,如同汉语汉文,蒙语蒙文一样。因此,努尔哈赤决心创制满语自己的文字。
    (2)创制满文:1599年,明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太祖努尔哈赤想借用蒙古文字编制满文,就对大臣额尔德尼、噶盖说明了这一想法。 额尔德尼、噶盖说:"我们学习了蒙古文字才懂得了蒙古语言,而用我国语言编创文字去翻译、书写,我们实在不能做到。" 努尔哈赤说:"汉人念汉字,学与不学都能明白。蒙古人念蒙古字,学与不学也都能明白。我国的语言用蒙古字书写,则不学蒙古语的人就不能懂得。为什么你们以本国语言编字为难,而学别国语言为易呢?" 额尔德尼、噶盖回答说:"当然用我国的语言编成文字最好,但是如何连成句子我等不会,所以创制满文难啊!" 努尔哈赤说:"这有何难,写‘阿’字下面加一个‘玛’字,这不就是‘阿玛’吗?(‘阿玛’满语是父亲的意思),写‘厄’字下面加一个‘脉’字,这不就是‘厄脉’吗?(‘厄脉’满语是母亲的意思)我的意见已经很明确了,你们试着去编写就行了!" 于是额尔德尼、噶盖二人就借用蒙古字母编写成了满文,颁行全国。创制满洲文字是从努尔哈赤开始的。 额尔德尼、噶盖二人,遵照努尔哈赤的旨意,根据本民族语言的特点,仿照蒙古文字母,创制了满文。即所谓"老满文,或无圈点满文"。这是满族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促进了满族社会的进步,扩大了与相邻民族的交往,并为后来女真人的全面统一,建立"后金"政权,以至入主中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是女真人第二次创造本民族的文字,从初创女真字(1119年)到初创满州字(1599年),中间相距近五个世纪之久。语言文字的兴衰与这个民族的兴衰密切相关,满文的创制背景与当年女真文的创制背景几乎一样,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这个民族的兴盛。
    (3)满文创制者的命运:额尔德尼、噶盖二人受命于努尔哈赤,创制了满文,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语言学家之一。这两个人不仅精通各种语言,还是努尔哈赤得力的战将和谋士,他们有许多传奇的经历和故事。 额尔德尼(1580-1623年)姓纳喇氏,建州女真都英额(今抚顺市西)人,后隶正黄旗满州。《八旗通志》说他:"生而聪敏,明习蒙古文,兼通汉文。太祖高皇帝创业之初,即以文学侍从。随大兵所至汉人及蒙古地,俱能以本地语言文字,传宣诏旨,招降纳款,著有劳绩,授副将世职"。 额尔德尼精通满、汉、蒙古三种语言,他投归努尔哈赤后,极受重用,经常在努尔哈赤身边效力,并且参与了一系列重要的国事活动。1616年,努尔哈赤在沈阳建立后金政权时,额尔德尼充当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载:当时"太祖升殿,诸王臣皆跪,八臣出班进御前,跪呈表章,太祖侍臣阿东虾、额尔德尼榜识接表,额尔德尼立于太祖左,宣表,颂为列国沾恩明皇帝,建元天命"。 额尔德尼学识渊博,被封"巴克什"称号。满语"巴克什"汉译为"大学者"。《八旗通志》称其为"文儒",即学问很深的人。后金至清初所封"巴克什"甚少,一般学问的人不能受封,足见努尔哈赤对其十分赏识。 不仅如此,额尔德尼还多有战功。天命三年,额尔德尼随努尔哈赤攻打明朝。取抚顺回师途中,明总兵张承荫自广宁聚众追击,额尔德尼断后,击斩张承荫。后叙功男爵,升参将。天命六年又以功晋副将。凡此多次,可谓战功赫赫。 额尔德尼一生虽建树了不少武功,而其最大的功绩还是创制了满文,为大清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可惜,一代名臣大儒,一位军功赫赫的战将,一位创制满文的天才,天命八年(1623年)被人告发其私藏东珠和收受贿赂等罪。"汗怒,命杀额尔德尼夫妇,遂尽杀之。"死时才年仅四十三岁。 与额尔德尼一同创制满文的噶盖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清史稿》中说:"噶盖,伊尔根觉罗氏,世居呼纳赫,后隶满州镶黄旗。太祖以为扎尔固齐位,亚费英东。岁癸巳闰十一月,命与额亦都、安费扬古将千人,攻纳殷佛多和山寨,斩其酋搜稳塞克什。岁戊戍正月,命与台吉褚英、巴雅喇及费英东将千人,伐安褚拉库路,降屯寨二十余。岁已亥,受命制国书。是年九月,命与费英东将二千人戍哈达,哈达贝勒孟格布禄贰于明,将执二将,二将以告太祖,遂灭哈达,以孟格布禄归,孟格布禄有逆谋。噶盖坐,不觉察,并诛。" 这里比较详细地记录了噶盖的一生。从中可以看到他不仅能文,"受命制国书",而且能武,经常受命征战,并屡立战功,被授予"扎尔固齐"位,其地位仅次于清初五大臣之一的费英东。令人惋惜的是,他在创制满文的当年(1599年)九月,因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通谋欲篡位"一事有牵连被杀。
    (4)满文的改进:额尔德尼和噶盖创制的满文,一经推行就对努尔哈赤建立的政权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统一大业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这种老满文创制于战事频繁的年代,又无可借鉴的经验,故而有许多先天不足。在推广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许多问题。如,字母数量少、清浊辅音不分、上下字无别、语法不规范、字型不统一等等,这些问题极待改进。特别是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政权匆匆忙忙走进辽沈广大地域之后,其政治、军事、经济等诸多方面的活动对文字的需求与日剧增,老满文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改革老满文已势在必行。从额尔德尼、噶盖于1599年创制满文后,经过三十多年的推广应用,在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基础上,达海奉皇太极之命进一步改进完善了满文。 《满文老档》中记载:"十二字头,原无圈点。上下字无别,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雷同不分。书中寻常语言,视其文义,易于通晓。至于人名、地名,必至错误。是以金国天聪六年春正月,达海巴克什奉汗命加圈点,以分晰之,将原字头,即照旧书于前。使后世智者观之,所分晰者,有补于万一则已。倘有谬误,旧字头正之。是日,缮写十二字头颁布之。" 老满文的改革完善者是达海,他在老满文的改革完善工作中主要做了以下三件事:其一,为老满文加上了圈点,以区别塔达、特德、扎哲、雅叶等音;其二,为了借用汉语的外来词,增设了10个特定字母;其三,规定了一些音节的连读,创造了一套语音规则。这样一改,使得满文在字型结构、语音拼读、语法规则上十分完善,彻底解决了老满文在过去应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使满文更科学合理,方便实用,成为了一种与汉文能并列使用的文字,一直沿用清代几百年。 达海对于满文的改进是一个功不可没的人物,其生平事迹色彩斑斓。他既是一个学问渊博,深得两朝皇帝重用的才子,又是一个命运多舛,几次险被皇帝诛杀的人。《八旗通志》中记载:"大海巴克什,满州正蓝旗人。世居觉尔察地方,以地为姓。……生而聪颖,九岁即通满、汉文。初事太祖高皇帝,置在内廷机密重地,专司文翰。凡与明朝及蒙古、朝鲜词命,悉出其手。其宣谕诏旨,应兼汉音者,亦委命传宣,无不称旨。" 达海一生主要是在太祖、太宗两朝皇帝身边做高级文秘工作,精通满、汉、蒙三种语言文字。他有条件、有能力完成皇帝要他改进老满文的工作。不仅如此,他还受命翻译了许多汉语经典文献,如《资治通鉴》、《六韬》、《孟子》、《三国志》等。天聪五年被赐与"巴什克"称号。因积劳成疾,天聪六年(1632年)七月病逝,年仅38岁。清太宗皇太极惊悉噩耗十分痛惜,挥泪对群臣说:"今闻病笃,深轸朕怀,其及身未曾宠任,朕当优恤其子,尔等以朕言往告之。因赐蟒缎一、缎二,令侍卫赉往达海所。"并对其一生在满语文字的创制与完善上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初我国未深谙典故,诸事皆以意果行。达海始用满文,译历代史书,颁行国中,人尽通晓。……"额尔德尼与达海应运而生,实佐一代文明之治。 满文的创制和颁行,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满族共同体的形成起到了极大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从额尔德尼、噶盖初创老满文到达海的改进完善,其间经历了30年左右的时间,满文最终成为了一种最能反映满族语言特点的文字,也是一种比较可靠、完善、易学、实用的满族自己的文字。作为清代的"国语",在满族的社会发展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它促进了民族的统一和清王朝的建立与巩固。特别是它为我们留下了大批满文档案,成为今天研究满族和清朝历史的宝贵财富。
   
    《满文书法》
   
    《满族关氏家训》
    4、满语日常用语
    随着历史的发展,民族的同化,在清朝被称之为"国语"的满族语言,正在一点点的消失着。身为东北出生、东北长大的纯粹的东北人,总觉得这是纯粹属于东北文化的一种缺失,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们,更是在淡忘着、遗失着那曾经该属于我们的文化。但是,其实满语并没有真正的消失,而是藏匿在我们日常的语言里,不被人们精致的发现,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语言中的一部分……即使是在北京、河北、山东,甚至包括很南方的江浙、广东的日常用语里,也一直深深藏匿着满族人的语言。
    "玛玛",满族本称呼父亲为"阿玛",因受汉语"爸爸"的影响,转变为"玛玛"。
    "讷讷",满族本称呼母亲为"额娘",因受汉语"妈妈"的影响,转变为"讷讷"。
    "突突(tūtu)",满语原义为"害怕了心里突突地跳",汉语引申为由于恐惧、劳累肌肉的跳动、哆嗦。
    "得济",满语原义为"先把酒敬给老人", 或"把所得的东西先送给上了年纪的人",汉语引申为老年人从晚辈那里得到了回报。
    "赛",满语原义为"好"、"美",汉语多以"赛似"出现,指"胜于、胜过、胜似"。
    "扎固",满语义为"治病",汉语引申为"打扮"。
    "敞开",满语原义为"往饱里吃",汉语引申为"尽量"、"尽力"、"随意"、"管够"、"管饱"。
    "胳肢(gézhi)",满语原义为"挠腋窝玩耍"。
    "抹(mā)擦",满语原义为"把布等物向外伸展"。
    "秃噜",满语意为事情没办成,也指"不守信用"。
    "恨叨(hēndao)"满语义为"说",汉语引申为"呵斥、申斥"。
    "哈唬"满语原义为"占据要地使敌人不敢动",汉语引申为"呵斥"。
    "搡",满语为"没好气儿地"、"用力地推、拉"或"扯"之意。
    "勒勒(liēlie)",满语乃"说"、"议论"的意思,东北人在指责别人胡说时,常用"瞎勒勒"一词。
    "克(kēi)",满语意为"打"、"指责"。如东北话"挨克",指受到别人指责或训斥。
    "磨叽",满语指做事慢,东北话意为做事拖拉、不利索;另一意为磨叨,指说话反反复复没完没了。
    "咋呼",满语乃泼妇之意,东北语中则意谓"诈唬"或"咋呼",即瞎喊、不礼貌、不文明。
    "挤拉",满语原义为"泉水一点一点往外涌之貌"。汉语引申为说话慢吞吞、不痛快。
    "嘡嘡",满语原意为记得牢且表述熟练,对所要表述的能一气呵成。
    "特勒",满语义为衣冠不整,东北方言则用以形容人邋遢。
    "磨蹭",满语义为"做事动作慢"。
    "埋汰",满语为脏、不干净之意,东北话除以上用意外,又引申为侮辱,无赖、不要脸,不利索、拖泥带水,低级下流等意。
    "砢碜(kēchen)",满语意谓丢人、丢脸,东北话多指羞辱、害臊。
    "喇忽(lǎhu)"满语原义为"不善射箭者"、"不善打猎者"。汉语引申为什么事也做不好。如"做事不认真、不利落"、"粗心"、"马马虎虎"、"不经意"、"疏忽大意"等。
    "故懂(gùdong)",满语义为"心眼儿多"、"说人坏话",汉语则引申为"心术不正、阴险、坏","坏主意"。
    "损",满语原义为"罪","遭瘟了"、"孽子"。汉语多指"穷酸"、"恶毒",也指对别人"挖苦"。
    "面乎"系满语"豆腐"一词的音变。满语又指老迈不能行动为"面乎"。汉语引申为"性格软弱"。
    "个涩",满语原义为"不一样"、"不像",汉语则变称为"特别"、"另类"。
    "碴哩(chuǎli)",满语义为"勇敢"、"办事果断"。
    "咔吃",满语原义为"快急",汉语多指办事"利落"。
    "虎",满语原义为"中人圈套"、"上当",汉语引申为"傻","虎虎实实地干",骗(人)等意。
    "虎势", 满语原义为"有力量的",汉语亦多形容健壮,又指"楞实"、"闯实"。
    "色(shǎi)",满语原义为"脸上长的手掌大小的痣记","小孩儿刚出生时屁股上长的青记",语则多指贬义"样儿",又常与"熊"字相连,即"熊色",以贬斥人。
    "开气儿",满语原意为"巡逻会卡处"、"对接处",汉语引申为衣服两侧缝纫处下部开口部分。
    "嗯哪",满语义为"是的"。
    "穷得叮当响","叮当",满语意为"穷","响"乃后加之字。东北话形容人穷得几乎一无所有。
    "火锅",炊具。多铜制,内壁或挂锡,锅身中间和下部为燃碳加热处,上有排烟道。
    "烟袋",满族男女多吸烟,来客必以烟相待,吸烟则以烟袋为用具。后汉族也以此烟具吸烟,至今仍有沿用。
    "嘎拉哈",游戏用品,满语指猪或羊"后腿关节"。
    "冰鞋",俗称"脚棂子",满族早期雪上行军工具, 后变为体育运动工具。满族冬季风行滑冰运动,谓之"跑冰"。早期缚兽骨于脚下滑冰行军,后演变为体育运动, 将与鞋长短之木板底部钉上铁条,有单、双条之分,再将木板绑在鞋上,借以在冰上飞速滑行或做各种动作。这种工具后被汉族青少年广泛接受,遂变为一种普及性体育运动。
    "粘豆包",满族风味面食,汉族农民多食此类食品,尤其是冬季过年前后和春季耕种时节,食粘豆包乃是普遍现象。
    "馇子(chǎzi)",满族风味面食,或称"臭米子"、"饸饹"、"酸汤子"、"酸浆子"等,主要流行于东北农村,汉族亦多食用。
    馇子(cházi)粥,玉米粥,满族风味饭食,后被汉族广泛接受,至今喜食者颇多。
    吃锅子:满族饮食习惯。即以火锅涮肉、禽及菜类,再配以佐料蘸食的一种食用方式。后多为汉族所接受。
    "哈什蚂",一种蛙名,满族多以油炸、酱制等烹饪方法将哈什蚂做成精美菜肴。雌性哈什蚂腹内有脂肪状物质--哈什蚂油,中医用作强壮剂。
    "马夹",满族服饰,乃双层缝合的背心。
    "兜肚",满族贴身小衣,俗称"抹胸"或"兜兜"。男女皆用,每至盛夏,乡间小儿多裸体穿着,汉族亦多使用。
    "坎肩儿",亦称"马甲"、"背心"、"半臂"。其形如马褂去袖。"坎肩"长至腰,两侧开楔,多在领、襟、底摆处镶饰花边。清代初式窄小,一般穿在里边。晚清尚宽博,多套于袍、衫之外。后亦为汉人所接受,流传至今。
    "旗袍",满族传统服饰。后被汉族普遍接受,现已不限于东北,各地皆有服此类服装者。
    褂,俗称"大褂"。因常罩穿于袍外,亦称"外褂"。形制为对襟、圆领、平袖、两旁开衩等,衣长及膝,较袍略长之长衫。东北汉人沿用着较多。
    "里外发烧",满族传统服饰。清朝多盛兴对襟、圆领、平袖等毛朝外皮褂,俗称"里外发烧"。
    "抓髻(zhuaji)",满族少女发式,亦称"丫髻"、"抓髻"。
    "靰鞡(wùla)":满族男子冬季所穿鞋之一种,以牛、猪皮缝制而成,穿着时内蓄靰鞡草。靰鞡草为东北三宝之一。
    "藏猫儿(藏猫猴)","猫",满语义为树丛。"藏猫儿"或"藏猫猴"是一种儿童游戏,即捉迷藏。
    "喇喇姑",昆虫"蝼蛄"的俗称。
    "姥姥"!这个词儿也为源于满语的音译词,老北京人在反驳对方或表示鄙视时,喜用的语气叹词,词义当然不指外祖母,而表示强烈的"不信、不服"的含意,潜台词是"没门儿、少来这套"。
    "妞儿","妞妞"又作"妞儿",指小女孩。
    "啰嗦"指说话、办事不利落。
    "蚂螂",蜻蜓,现在依然有人用蚂螂眼来形容眼神不好的人。
    "懒散",不振作,提不起精神做事。
    "捅娄子",闯祸。
    "作贱",故意取笑。
    "胡里巴图",头脑不清楚。
    "兀里巴图",水不凉不热,比喻办事不利索。
    "麻利",办事利索干脆。
    "哈喇子",口水。
    "央计(yāngge)",说好话。
    "巴不得",盼望以久。
    "随和",原意劳累,现为顺从用来形容好相处。
    "掰扯",查看、分析。
    "哈喇味",食物变质有味。
    "把仕(bǎshi)",匠人。
    "赤马糊(cīmahū)",眼屎。
    "消停",安静。
    "糟践",损坏。
    "折腾",翻来覆去。
    "瞅",看。
    "贼呼啦",窃贼,现也常用来形容人不老实,不可信。
    "汗沓儿",衬衫。
    "累赘",不利索、负担。
    "勃(bǒle)勒盖",膝盖。
    "沁",也作`"胡沁",`意为胡说八道。
   
    (县文广体局供稿)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满族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