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玉都岫岩网

国石岫玉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岫岩满族

满族衣食住行

发布时间:2017-01-16

字号:[]

    一、衣食住行类 服饰简介
    满族历史悠久,文化发达。其服饰高雅华丽,在中国民族服饰文化中独树一帜,并对中国的服饰文化发展产生过很大影响。
    由于寒冷的生活环境和射猎生活的需要,过去满族人无论男女,均多穿"马蹄袖"袍褂。努尔哈赤建立八旗制度以后,"旗人"的装束,便成为"旗袍"(满语称"衣介"),旗袍和"旗头"、"旗鞋"等搭配起来,就构成了满族妇女典型的传统服饰装束。
    清初,旗袍的式样一般是无领、大襟、束腰、左衽、四面开衩。穿着既合体,又有利于骑马奔射。出猎时,还可将干粮等装进前襟。这种旗袍有两个比较突出的特点,一个是无领。努尔哈赤为统一衣冠,曾厘定衣冠制,规定"凡朝服,俱用披肩领,平居只有袍"。即常服不能带领子,只有入朝时穿的朝服方可加上形似披肩的大领;二是在窄小的袖口处还接有一截上长下短的半月形袖头,形似马蹄,俗称"马蹄袖"。平时绾起来,冬季行猎或作战时放下,使之罩住手背,既起到了类似手套的保暖作用,又不影响拉弓射箭,故又称之为"箭袖"(满语称之为"哇哈")。满族入主中原以后,"放哇哈"成为清朝礼节中的一个规定动作,官员入朝谒见皇上或其他王公大臣,都得先将马蹄袖弹下,然后再两手伏地跪拜行礼。
   
    《箭袖》
   
    《清代暖帽》
   
    《清代凉帽》
   
    1、旗袍的外面还习惯套一件圆领、身长及脐、袖长及肘的短褂。因这种短褂最初是骑射时穿的,既便于骑马,又能抵御风寒,故名"马褂儿"。清初,马褂儿是八旗士兵"军装",后来在民间流行起来,具有了礼服和常服的性质,其式样、面料也更加繁多。满族人还喜欢在旗袍外穿坎肩。坎肩一般分为棉、夹和皮数种,为保暖之用。样式有对襟、琵琶襟、捻襟等多种。而作为有清一代"时装"的满族女式旗袍,则多有发展。当初在北京等地曾盛行"十八镶"的做法,即镶十八道衣边才算好看,样式也变成宽袍大袖;辛亥革命后,旗袍样式由肥变瘦;在20世纪30代初受西方短裙影响,长度缩短,几近膝盖,袖口缩小;30年代中又加长,两边开高衩,并突出曲线美;40年代又缩短,出现短袖或无袖旗袍,外为流线型。继后,衣片前后分离,有肩缝和装袖式旗袍裙等。用料广泛,棉、毛、丝、麻和各种化纤衣料均可。旗袍除有长、短袖之分之外,还分皮、棉、单、夹数种,便于在不同季节穿用。经过不断改进的旗袍,一般样式大致为:直领,窄袖,右开大襟,钉扣绊,紧腰身,衣长至膝下,两侧开叉;讲究做工和色彩搭配,大多在领口、袖口和衣边上绣有各色图案的花边。如此既衬托出女性身材之美,又显得文雅大方。具有东方色彩的旗袍现已成为中国妇女普遍喜爱的中式服装。
   
    《马褂》
   
    《黑缎马褂》
   
    《男式马夹》
   
    《女式马夹》
   
    《满族贵族妇女旗袍》
   
    《咖啡色暗花纹缎女式旗袍》
   
    《咖啡印花旗袍》
    2、 "旗头"指的是一种发式,也称发冠。类似扇形,以铁丝或竹藤为帽架,用青素缎、青绒或青纱为面,蒙裹成长约30厘米、宽约10多厘米的扇形冠。佩戴时固定在发髻上即可。上面还常绣有图案、镶珠宝或插饰各种花朵、缀挂长长的缨穗。"旗头"多为满族上层妇女所用,一般民家女子结婚时方以为饰。戴上这种宽长的发冠,限制了脖颈的扭动,使身体挺直,显得分外端庄稳重,适应于隆重场合。
   
    《旗头》
    3、满族的帽子种类较多,主要分为凉帽和暖帽两种。过去,满族人常戴一种名为"瓜皮帽"的小帽。瓜皮帽,又称"帽头儿",其形状上尖下宽,为六瓣缝合而成。底边镶一约3厘米宽的小檐,有的甚至无檐,只用一片织金缎包边。冬春时一般用黑素缎为面,夏秋则多用黑实地纱为面。帽顶缀有一个丝绒结成的疙瘩,黑红不一,俗称"算盘结"。帽檐下方的正中钉有一个"标志",称"帽正",有珍珠、玛瑙的,也有小银片、玻璃的。相传这种帽最早始于明代初期。因其为六瓣缝合,取"六合",即天地四方"统一"之意,故盛行起来。满族入关以后,受中原文化影响,也取其"六合统一"之意,开始戴用此帽,而且颇为流行。现在,在有关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电视、电视剧中,我们仍能经常看到它的影子。
   
    《满族男帽》
   
    《帽子》
   
    《帽子》
    4、"旗鞋"款式独特,是一种高木底绣花鞋,又称"高底鞋"、"花盆底鞋"、"马蹄底鞋"等。其木底高跟一般高5-10厘米左右,有的可达14-16厘米,最高的可达25厘米左右。一般用白布包裹,然后镶在鞋底中间脚心的部位。跟底的形状通常有两种,一种上敞下敛,呈倒梯形花盆状。另一种是上细下宽、前平后圆,其外形及落地印痕皆似马蹄。"花盆底"和"马蹄底"鞋由此而得名。除鞋帮上饰以蝉蝶等刺绣纹样或装饰片外,木跟不着地的部分也常用刺绣或串珠加以装饰。有的鞋尖处还饰有丝线编成的穗子,长可及地。这种鞋的高跟木底极为坚固,常常是鞋面破了,而鞋底仍完好无损,还可再用。高底旗鞋多为十三四岁以上的贵族中青年女子穿着。穿这种高底鞋走起路来显得姿态优美。老年妇女的旗鞋,多以平木为底,称"平底鞋",其前端着地处稍削,以便行走。
   
    《寸子鞋》
   
    《兰缎绣花女鞋》
    5、早期满族男人多穿双脊脸的叫做"大傻鞋"的一种便鞋。鞋面多用青布、青缎布料。鞋前脸,镶双道或单道黑皮条。鞋尖前凸上翘,侧视如船型。妇女除"旗鞋"和平底便鞋(平底鞋鞋面上皆绣花卉图案,鞋前脸多绣有"云头")外,还有一种"千层底鞋"。"千层底鞋"用多层袼褙做鞋底,故得此名。鞋面多为布料,一般不绣花卉等图案,多在劳动中穿用。
   
    《黑布面船型男鞋》
    还有一种很有特点的鞋,叫乌拉(靰鞡)鞋,多为满族百姓冬季穿用。用牛皮或猪皮缝制,内絮靰鞡(乌拉)草,既轻便,又暖和,适于冬季狩猎和跑冰。
   
   
    《靰鞡鞋》
   
    《毡窝子》
    二、衣食住行类 食简介
   
   
    1、酸汤子:岫岩以玉米为主要粮食作物,它有多种食用方法。常见的有条状的"酸汤子"。酸汤子是满族的一种普通食品。它是用玉米面经过发酵后做成的。它的制作方法一般是和好面后,先将水烧开,然后在手上扎一个包米叶,把面团放在手心,两手一合,向外一挤,从小手指缝挤出一条条筷子粗细的扁形面条。放上各种调料和白菜等食用。
   
    豆面饽饽
   
    苏叶饽饽
    2、饽饽:饽饽是满语,是由黏米做成的,有豆面饽饽、苏叶饽饽、黏糕饽饽等。根据不同的季节制作不同的饽饽,一般春天做豆面饽饽,夏日做苏叶饽饽,秋冬做黏糕饽饽。豆面饽饽是用大黄米、小黄米磨成细面,再加进豆面蒸制而成。这种饽饽颜色呈金黄,有黏性,味香可口。苏叶饽饽是用黏高梁面和小豆的豆泥混合拌匀,外用苏叶包起来蒸熟的。这种饽饽有一种苏叶的特殊香味,别具风味。黏糕饽饽是用大黄米和小黄米浸泡之后磨成面,在黄米面中间包上一些豆泥蒸熟后制成的。这种饽饽用油煎着吃,或沾着糖吃,既香又甜。
   
    3、窖藏蔬菜:秋末冬初岫岩农村家家户户在院子中的向阳背风处挖二米多深的长方形土坑,上横木杆,覆玉米秸子,再盖上土,内藏白菜、萝卜、土豆等蔬菜和苹果、梨等水果,供冬春食用,此即为菜窖。窖口仅为一人出入,取菜由梯子上下,窖内蔬菜可保存至第二年四月。在城镇,随着人民居住水平的提高,大部分已住进了楼房,加之反季节蔬菜的普及,地窖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
    4、养猪食肉:满族养猪已有相当长的历史。在三千年前满族祖先的村落遗址--镜泊湖畔莺歌岭的发掘中,曾出土一批小陶猪。在很多文献中,也都有关于满族的先祖"其畜宜猪,富家养数百口"的记载。
    过去,岫岩的满族婚丧嫁娶、祭祀祖先必用猪,年底所杀年猪的一部分肥肉腌制在坛子里,做为一年的食用油,所以家家必养猪。养猪的多少、大小成为衡量贫富的标志之一。有的家庭杀年猪不只一口,而是二、三口。猪的重量大约三四百斤,以大为荣,以小为耻。杀年猪的第一顿饭正如史料记载:"大肠以血灌满,一锅煮熟,请亲友到炕上"。食用时将套桌中间可自动开合的圆板拿下,菜锅坐空当处,下有火盆对准锅底加热,或有宽沿泥火盆,菜锅坐在火盆上支起的铁架上。锅中炖满肥肉、血肠、酸菜、粉条。众人围坐从锅中直接夹菜,面前放一酱碟,内放清酱、大蒜以调味。可见岫岩满族至今仍沿袭祖先这一习俗。
   
    5、用糜酿酒:糜即黄米。岫岩的满族过去祭祖或年节改善生活,必以黄米做酒。其做法是:将大黄米用水浸泡之后上锅蒸熟,装入坛里,将原米汤也一同兑入,米汤不足加水,之后加黄酒曲子搅拌均匀,不日后即可饮用。黄酒味甜,但也能醉人。
    6、用豆做酱:岫岩以黄豆为主要油料作物,可榨油,剩余豆饼做饲料。现在用豆做豆腐很普遍,而在20世纪90年代前的岫岩农村用豆做大酱则最普遍。满族人民日常生活离不开大酱,蔬菜生食、熟食均以大酱调味。黄瓜、萝卜等青菜及猪下货煮熟后,均放入酱中渍咸以食用。史料中就有满族祖先"以豆为酱"的记载。
   
    《萨其马》
    三、衣食住行类 住简介
    岫岩满族早期多依山傍水而居,以方便和适应他们的生产生活习惯。满族的民居充分体现了民俗对于地理环境的选择性和适应性。
   
    《新屯夏家大院》
    满族多居住在山区,御寒防冷的问题是满族民居首先要考虑的实际问题。"口袋房,万字炕",形象地描述出了满族人居室的主要特点。满族人的房屋多为三间或五间,坐北朝南便于采光,房门开在东侧或次东间,整座房屋形似口袋,因此称作"口袋房",便于聚暖。屋里南、西、北三面筑有"[ "字型大土坯炕,叫做"万字炕"或"蔓枝炕"。东西各有厢房,配以门房,这便构成通常所说的四合院。房屋多为起脊砖瓦房,俗称"海青房"。房柱皆插地,门向南开,高大宽敞。房内正对门一间谓堂屋,又称外屋,设厨灶锅台、水缸,灶通西内室火炕,火炕,满语称"土瓦"。 火炕是满族人家住房主要的取暖设备,因为火炕一般都通过做饭的锅灶,所以烧水、做饭时,炕总是热的。有的人家还把室内地面下也修成烟道,称之为"火地"或"地炕"。与汉族民居不同的是,满族民居的烟囱没有修在屋顶上,而是"烟囱坐在地面上",烟囱修在房屋的一侧,有孔道与火炕相通。 满族尚右,西墙供祖宗牌位。满族在西炕正中放置供祭祖宗的"神板",西炕为窄炕,下通烟道。南北对面炕。炕梢置衣柜。南炕温暖向阳,是长辈居住的地方,北炕是晚辈居住的地方。为了避免生活上的不便,满族人室内有各种软间壁,有的是从炕面到房梁用木板糊纸栅成两个空间;有的是在炕沿平行的正上方,从棚顶吊下一根长竿,叫"幔竿子",专门用来悬挂幔帐,晚间睡觉时放下,在南北炕之间起到遮挡作用。墙壁多贴有纸画。 房梁上常悬有悠车,婴儿放在悠车里。
   
    《地面烟筒》
   
    《蔓字炕》
   
    《万字炕》
   
    《满族居室炕上隔扇(排叉)》
    岫岩满族民居的门窗也有特点,外面的门是独扇的木板门,里面的门是两扇门,有木制的插销。窗分为上下两层。满族有"三怪",其中有一怪表现在居所上就是"窗户纸糊在外"。糊窗所用的窗纸是一种叫"豁山"的纸,满语称为"摊他哈花上"。窗棂及门上亮子窗棂构成各种图案,美观牢固。
   
    《满族悠车》
   
    《束(锁)绳》
    四、衣食住行类 行简介
    为适应山区和林海雪原居住环境,满族聚居地区的传统交通工具主要有马车、爬犁、独木舟和桦皮船等。爬犁(满语称法喇)是雪上交通工具,将两根树干用火烤后弯成弓形,上端翘起,贴地部分宽约1米半,上面铺板或做成箱式,驾以马、牛,载人载物极为轻便。目前只在较寒冷的北部山区偶尔使用。满族的水上交通工具最早是独木舟(满语称威呼),由粗大原木凿空而成,可容数人。还有一种桦树皮船,制作较为麻烦。先做龙骨,里外附上桦树皮,一人可以扛着行走,相当轻便,现在已经不多见,被现代船只所取代。
    1、交通工具
   
    《花轱辘》
    岫岩满族自治县在清末民国初,兽力车是境内的主要运输工具,有大车、花轱辘车、棚车等,又因挽畜不同,有牛、马车之别。境内汽车运输始于1925年(民国14年),当时有两台美产"弗特"牌载客汽车,经营岫岩至海城客运。东北沦陷期间岫岩机动车辆增至10台,全为日本人垄断,其中4台汽车专营民间客运,余者用于军事运输。至1949年全县仅有日伪统治期间遗留下的6台破旧汽车,其中2台2.5吨货车属公营,其余由私人经营。当时汽油奇缺,多以木炭做燃料,故又称汽车为"木炭车"。1950年后,机动车辆逐年增多,起初以苏产"吉斯150型"4吨货车和"戈斯51型"3吨货车为主。1958年后,以国产"解放"牌4吨载货汽车为主,至1966年全县有汽车107台,轮式拖拉机、手扶拖拉机83台。1970年起境内机动车辆猛增,至1984年末,发展到3188台(不含摩托车),其中载货汽车892台,载客汽车134台,特种汽车57台,拖拉机1631台,汽车挂车474台。现如今岫岩境内各种品牌汽车繁多,几乎成为当地人的日常代步工具。
    2、道路建设
   
    《龙潭蜜蜂岭古道》
    岫岩境内最早一条行车大道是元代高句丽通往中央王朝的贡道。该路经由沙河口,开州(今凤城)、宣城(今岫岩)、盖州(今盖县)西行入关,境内长约100余公里。1772年(清乾隆三十七年)设岫岩厅,陆续修建岫岩通往毗邻各州县的道路,至1908年(清光绪三十三年)共有至海城、凤凰城、庄河、盖平(今盖县)4条大车道,时称官马大道,道宽丈余,仅容一车通过,所经河流均无固定桥梁,一年中仅有半年时间通车。尚有通往大蘑菇峪(木古峪)、南马峪、哨子河、团山子、大孤山、关门山、红旗营子长行道7条,仅可人行,车行困难。
    龙潭蜜蜂岭古道位于蜜蜂岭的西山坡上,车辙印深深地印在山坡的石头上,车辙印宽10厘米,辙深8厘米,车辙间距离宽1.02米。据岫岩县志(1928年)载:"由县城南达庄河县道:出县城南文昌阁向西南曲折而行三里过琶古岭,又七里过仙人咀子行十里至老爷庙,东西十里至瓦房店,又东南十里至蜜蜂岭过嶺五里有西分支道……"。由车辙的印痕及县志的记载分析这段古道自清代就已存在,至今乃保存较好。
    1922年(民国十一年)县署遵照省府命令修路,全县每把柞蚕剪抽捐小洋4元3角,每25户抽1丁,修治县道,因筹款不齐,沿线各村敷衍塞责,除海岫路经整修可通汽车外,其余各道依旧。县知事高乃济因修路不利被省府记过一次,罚俸两月。
    岫岩沦陷后,日伪当局为"围剿"抗日义勇军,强化殖民统治,加紧掠夺岫岩的矿藏,农产资源,于1933年(民国二十二年)春至次年秋,驱使上万名劳工修筑18条警备道,总长488公里,无桥涵设施,无统一宽度,路况极差。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至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日伪当局将岫岩至海城、大石桥、大孤山、庄河4条大车道拓宽为5至6米,改建为汽车路,并将岫海、岫庄两路列为警备道,南通关东州(今大连地区),北连奉天(今沈阳),成为日军的重要军事通道。道路养护除临时强迫沿线群众抢修外,平时无人修整。哨子河、关门山一带乡民为反抗日军暴行,曾多次刨毁警备道。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岫岩解放时,境内警备道多已废弃,汽车无法通行。县城至庄河、大石桥、凤城、盖县、大孤山5条县道也路况甚差,仅岫海、岫庄两路尚勉强通车。
    从1950年开始恢复境内交通。历时两年,经过3次较大修整,大盘(1950年后岫岩至海城、岫岩至大孤山两路并称大盘线,南起大孤山、北至盘山县,属省级干线公路)、岫庄、盖凤(岫岩至盖县、岫岩至凤城两路1950年后并称为盖凤路,属省级干线公路)3条公路恢复通车。境内山岭起伏,公路所经岭道极多,尤以新开岭、魏家大岭、滚马岭、喜鹊大岭、薛家岭、罗圈背岭等,山高路险,一向被视为畏途。1952年起,对山道、峻岭逐一进行整修。先后打通岭道56处,修复断头路35处,现除新开岭外,其余都已达到通车要求。1953年和1956年由国家投资,分两期施工修筑纵贯全境南北的通庄公路(通远堡至庄河)。同时从1957年起对大盘、盖凤、岫大(岫岩至大石桥)等老路进行技术改造,将其逐步改造为县级省级公路。1970年又修筑连接岫岩东西的析张(析木至张家堡)公路。在发展干线公路和县级公路同时,自1970年始,采取自修、自养,重点工程国家补贴的方针,先后利用民间大车道和日伪时期的警备道修筑19条乡路,其中有15条分别于县级、省级公路相交,7条分别通往庄河、凤城、辽阳、盖县等邻县。
    现岫岩境内共有各级公路1,207公里,公路密度达到每百平方公里拥有公路26.8公里。其中,省级公路5条373公里,县级公路4条119公里,乡级公路42条735公里。二级以上公路达297公里,占总里程24.6%,黑色路面里程达822.7公里,油路铺装率达68.7%。晴雨通车里程达1,197公里,占总里程99.2%。公路桥梁达605座17,099.5延长米,其中百米以上永久性大桥20座4,089延长米。 岫岩客运站(老南站)建于1953年,1990年由省市县相关部门投资,企业自筹岫岩新站(现岫岩客运站),2002年6月改扩建,于2004年10月完工。投入营运使用车辆达200台,324个发车班次,经营137条线路,其中跨省1条,外市(县)23条,县内113条,日营运总里程21000公里,日输进、出旅客8000人。
   
    (县文广体局供稿)
上一条:满族乐舞游艺
下一条:满族礼俗